1. 首页
  2. 资讯

草莓音乐节门票

草莓音乐节不能带什么? 感谢邀请:草莓音乐节不能带什么? 为确保舞台安全,瓶装罐装饮料不能带入场。观众也可以带软包装饮料或牛奶,面包饼干等零食入场。反正那些易燃

草莓音乐节不能带什么?

感谢邀请:草莓音乐节不能带什么?

为确保舞台安全,瓶装罐装饮料不能带入场。观众也可以带软包装饮料或牛奶,面包饼干等零食入场。反正那些易燃易爆危险物品我就不一一讲解了。这些都是不能带的,这就是我知道不能带的东西。草莓音乐节都是在户外,有些时候会有人想做烧烤吃,但烧烤炉也不能带哦,希望我的回答能帮到你。







武汉草莓音乐节好玩吗?

两个字:好玩!

今年的“草莓音乐节”来得特别早。今明两天,在武汉体育中心,武汉草莓音乐节又引领乐迷一起嗨。武汉站也连续六年成为草莓音乐节在全国的首发地。

今年的武汉草莓音乐节艳阳高照,不少的乐迷们带着帐篷、防晒物品,穿着最能体现自己风格的instyle服饰来到武汉体育馆,和朋友们度过别样的小长假

今年的“草莓”音乐节主题为“孤独巡游者”,在现场设置了草莓舞台、爱舞台、新血计划舞台三大舞台。今天在这三个舞台上,包括Chinese Football、万能青年旅店、马頔、谢天笑在内12支乐队轮番带来表演。

4月3日亮点:最近在《歌手》露脸、因一曲《成都》成为热门民谣歌手的赵雷,将在草莓舞台演出。

今年草莓也有新玩法:全新亮相的“Young Blood新血计划”,将囊括声音、影像、画作、设计、行为等一系列泛艺术创作与体验。出席嘉宾也有:万能青年旅店 谢天笑 舌头 低苦艾 战斧 后海大鲨鱼 马頔 尧十三 贰佰。

广州草莓音乐节怎么样?

今年参加的第一个音乐节,贡献给广州草莓音乐节。


这次参加音乐节倒没啥“逃避”动机,就是……“不能老宅在家了,得出去晒晒太阳。”除了广州草莓,同时段还有深圳迷笛音乐节,都是跨年。对比了一下两边演出阵容,草莓的阵容更好,立刻买了预售票。元旦假期,朋友圈有的在晒出国旅游照(现在就搞“假期摄影大赛”是不是早了点儿?),有的在刷王菲演唱会。我觉得…蛰伏许久我也得在朋友圈刷一波了!


我曾说过,国内音乐节想赚钱,肯定得有“痛扭反逃谢天笑,李马赵万宋冬野”,一看阵容名单,雅巴里……


此时想要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包……


以下依然是杂乱无章的游记。


31日中午到达演出地点。天气晴朗,风和日丽,正是观看现场的好时候。日间最高气温一度达到25度,随处可见光腿妹子和短袖汉子。


中午等待入场的观众


场地后面是垂直过山车,时不时听见游客的惨叫声。


这玩意儿看一眼就能让我肝胆俱裂……


中午人不算多,我在场地内闲逛,走到主舞台看到:


居然跟演唱会似的,还分内外场。后来就晓得厉害了。


主舞台旁边是黑炮舞台,主舞台演出间隙可以听见黑炮舞台的演出声音——彷佛嫌我去年没听够黑炮专辑似的……



31日,副舞台的前两场演出都颇无趣——张璐诗是小清新,哦天呐~~~


主舞台第一场是玩具船长。看了一会儿,我意识到:不行,得来杯酒精饮料助兴……


——然后震惊的发现“文明饮酒,每人限买一杯”规定。我去!没有酒精饮料我怎么嗨起来!第二天还有这样的对话:


——一张票只能买一杯酒。

——我这是两日通票,

——哦,那你能再买一杯。


…………真怀念混凝草的酒精无限量供应啊……


缺乏酒精饮料导致两天我都处于“冷静(漠)”状态。即使主唱招呼“举起你们的双手让我感受到你们的热情好咩!”,我还是一脸无动于衷……


第一场从头看到尾的演出是刺猬。多年前我一朋友在北京上学,看了刺猬的演出,印象极佳,向我提起;我当时说:“啊,我知道,它代言匡威嘛。”现在我终于看到刺猬的现场,朋友已于三年前猝死于脑溢血。命运无常,观看演出过程中心情复杂,照片也没拍。


看完刺猬去主舞台看尧十三,发现内场已经封场——真的跟演唱会似的!



站在外场听了一会儿,发现这种“听起来就很穷”的民谣实在不对胃口(歌词真的有“姑娘”),遂又转回副舞台,看了会儿海龟先生。



眼瞅过了下午四点,依然兴致寥寥。于是决定回主舞台等万青。


此时尧十三的演出又封闭了一层内场——“听起来就很穷”民谣那么火?


尧十三演出结束,立刻冲进内场占定位置。坐在地上刷手机,突然听见人群骚动,周围的观众纷纷回身观望,我站起身回头一看:


万青的人气太恐怖了……



万青演出时将尽黄昏,天色美好。最后一曲是《杀死那个石家庄人》。本来被前面大段器乐演奏弄得不耐烦的观众,听到前奏立刻“嗷”的一声兴奋起来,开始万人大合唱。一年内看了两次万青现场,真是……缘分啊……


看完万青,回到副舞台,看到低苦艾演出的后半段。距离上次看低苦艾过了七年,最后全场合唱《兰州,兰州》结束。


散场后我拼了老命挤进内场第二排——下一个是重塑。


上一次看重塑也就过了三个多月。


这是我在音乐节距离乐队最近的时刻。重塑这次完全没唱老歌,刘敏全场没摸贝斯。观众反应比较懵圈,不如混凝草积极。我试图跟着节奏摇起来,缺乏酒精帮助还是无法进入状态。


接着冲向主舞台看痛仰,已经人山人海。内场全部封场,只能去外场,距离主舞台大概有一百米吧……反正演出只能看大屏幕了。



高虎也说:这场地挺有意思的——观众离得太他妈远了……


跟唱完《不要停止我的音乐》中的三首歌:《再见杰克》、《西湖》、《公路之歌》,任务就算完成。这几首歌熟到吉他riff和solo都能哼出来。高虎说:“这首歌(《公路之歌》)唱了太多遍了,大家一起来吧。”我估计他唱的也烦。


主舞台最后还有一场,但我已疲倦不堪,有撤退打算。经过副舞台,马頔在演出:


副舞台观众也多到封闭内场。我站在外面听了一会儿,还是“听起来很穷”,遂转身离开。经过旁边电子舞台,看见天降金箔,便朝那走去。


电子乐颇适合炒热气氛,人群跟着DJ的召唤蹦跶起来。我也想蹦起来,但老腰吱吱叫的抗议“要断啦要断啦!”,而且炫目的灯光差点把我的癫痫病闪出来,只好扶着腰打道回府。


1月1日,新年第一天,依然是好天气。先去主舞台看基诺,颇感失望:这不就是废渣独立嘛。走回副舞台,看到五条人。


上个月14号,五条人刚在广州做过一次现场。乐队演唱《石牌桥》前问:“你们谁从石牌桥过来的举个手?”我虽然不住石牌桥(其实也不远),但在那工作过,在城中村吃过饭,又是坐三号线地铁过来,所以也举了手。回头我得去听听专辑《梦幻丽莎发廊》。


为了看老谢,我决定常驻主舞台。可沼泽颇无聊(实在对后摇/氛围无感),转回副舞台,马赛克又人山人海。在人群中的“疏离感”开始折磨我(“如果有杯酒精饮料……”),犹豫了一回儿,回到主舞台等夜叉。



夜叉是金属乐队,说明现场很不“安全”,Pogo、甩头、跳水,一样不少。


要命的是,内场的“草坪”没有草只有灰,一Pogo就他妈扬了一脸灰。看着人群的狂热劲儿,我意识到自己真的老了,只适合听“养生摇滚”(有这种类别吗?


但我后来才意识到,这一天最不安全的演出不是夜叉,而是后海大鲨鱼。


刚开始我在内场外围。没多久观众开火车,我趁机钻进前十排——非常不明智。在人群中后脑勺挨了无数次肘子,脚被踩了无数次,被火车人流撞了无数次,被Pogo扬了一脸灰(有人边Pogo边举着自拍杆照相,真他妈服了),还淹没在一大堆胳膊中,反正啥都看不好。我还是老老实实呆后边吧。


经过副舞台远远看到陈粒。现场人有这么多:


我站在远处听了一会儿,确定了几件事:一是陈粒唱歌比说话利索;二是她的唱腔的确有些像王菲;三是她的音准比现在的王菲强。


天津草莓音乐节怎么样?

我已经连续四年去音乐节了,西安的,上海的,台儿庄的,成都的,天津的应该是第一届,你要是没去过的话可以去感受下,主要看阵容,合理安排时间,不可能全部看到
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